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

青年演员夏芬谈传承 承载乡情“悲迓腔”蕴藏楚剧大学问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3日07:57 来源: 楚天都市报

楚天都市报记者 张聪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萧颢

如果不是特别留意,路人不会发现,武昌起义门楚望台对面的小小院落里,那栋带着历史痕迹的小楼,是输送出许多大戏的湖北省戏曲艺术剧院。

11月10日,一个寻常的周二,小楼4楼传出乐声——即将在本月22日晚于第四届湖北省地方戏曲艺术节登台的大型原创现代楚剧《大哥大嫂》正在排练中。

这是一个发生在江汉平原小村庄“长坝湖”里的故事,围绕乡村换届选举,夏保耕、夏保田、玉芬这三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面临着一道道有关亲情和恩情的选择题。

少年时青春活泼,成家后知性贤良,生病后脆弱又不失坚定……这样一个不断成长中的“玉芬”,在楚剧团青年演员夏芬的演绎中鲜活起来。

这是夏芬从事楚剧行业的第20个年头,从1990年进入湖北省艺术学校楚剧班,到2018年成为新编现代楚剧中的女一号,夏芬的楚剧事业跟“玉芬”的人生一样,有鲜亮的起点,有短暂的迷茫,但最终,她收获了全心投入之后的平和。

在练功房皮开肉绽的日子

边哭边练,为了父母也要选择坚持

记者:从事艺术行当的人分几种,一种是家学渊源,一种是心怀梦想,一种是误打误撞,你是哪种?

夏芬:误打误撞。12岁我考进湖北省艺术学校楚剧班的时候根本连楚剧是什么都不知道,那时我会唱歌、又大方又愿意表演,艺校来学校招生,音乐老师觉得我有艺术细胞,推荐我去考,考了唱歌跳舞、即兴小品,“稀里糊涂”就被录取了。我爸妈都是普通工人,家里也没有说给你培养培养。但我进艺校我爸妈特别支持。

记者:12岁开始学戏有点迟了,我估计你苦头没少吃。

夏芬:真的可苦了,腰、腿基本功不会,练功的时候都是被老师硬“掰”开的,就边哭边练,边练边哭。

我记得上艺校三年级的时候我学传统戏《打神告庙》,比较有名的剧目,以功夫见长,它有一个“跪转”的动作,练的时候每天膝盖都会磨破皮了,当时下午是剧目课,破皮了第二天上午差不多结痂了,到下午又磨开……用护膝也不行,每天皮开肉绽,就哭着练。

那时候我就觉得我是为了我爸妈坚持的,因为我家里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我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上艺校,很多同学是单位代培,有人给交学费,我就是我爸妈交学费,每年1200元,我就觉得我父母特别不容易,我必须要好好学。

记者:你当时有偶像吗?其实艺校还出过挺多有名的前辈,比如徐帆。

夏芬:有,吴招娣老师!当时她已经是楚剧名家了,有一次我们在学校看一个演出,类似戏曲演唱会,她穿个旗袍化了妆,然后戴一串珍珠项链和一个金边眼镜上台了,我当时觉得特别震撼。为什么呢?因为很多人都觉得楚剧是特别土特别俗的戏种,但那天吴老师一出场,我就觉得是港片里走出来一位美人,我就想,原来楚剧演员还能这么洋气。

那些提着礼服坐摩的赶场的迷茫

钱赚了人觉得没意思,丢楚剧我舍不得

记者:当时在楚剧班,老师们是按照青衣的标准在培养你,包括毕业的时候直接推荐你到了省楚剧团,可以说一路都很顺,你有过受挫、低迷的时候吗?

夏芬:有啊,1996年毕业进团之后,因为楚剧是一个偏小的戏曲门类,来了之后也没有戏,就从一个“什么都有人管”的环境里头一下就跳空了。

当时闲到什么程度?我有一个艺校的同学在省话剧团排了一个话剧,但她后来又找着了工作,就让我陪她去省话“辞”那台剧,结果团长看到我就说,“她不行那你来吧。”那部戏叫《田野的希望》,讲希望小学的故事。我说我不行,我唱的都是青衣,你这让我演小孩我也不会,对方就让我试试,我就演了。结果导演一看戏觉得“成”,我还跟着省话全省巡回地去演这个戏。

记者:那算是最迷茫的时候吗?生活上呢?

夏芬:话剧演完了也没什么事儿,我就想着我也不能就这么呆下去,就去学唱歌。我是跑过夜场的,因为那时候一个月工资就200块,我没办法生活。

我记得当时最便宜的夜场30块钱。唱四到五首歌,大概半个小时。我们当时住首义小区的集体宿舍,就去小东门、大东门,那附近有很多夜场,当时夜总会很火,一晚上就去很多家,一个月大概能挣1000多。但说实话这样跑了几年我也觉得没意思了,跑夜场特别“耗人”,我总记得我穿个晚礼服,这边唱完了就提着裙摆赶着坐个“麻木”或者摩的又到下一场,完了之后大家又要约着吃宵夜,每天过得日夜颠倒的确实没意思,我就歇了。可是歇着我也不知道能干嘛,那就把个人问题解决了,结婚了生孩子,所以2002年我就生完孩子了。

记者:除了把人生大事解决掉一些,从迷茫期走过来的契机是什么呢?

夏芬:我也认真想了,我还是得唱楚剧。有老师跟我说让我去考中戏试一试,我当时才19岁,一个朴素的想法就是不能再给家里添负担了,他们把我供成一个中专生很不容易,而且学楚剧学了这么多年,让我丢掉我也挺舍不得的。

那时我们楚剧院的人都住一个大院里,有一天吴招娣老师在二楼阳台晾衣服,掉个夹子下来,我就捡了送上去。她拉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了,现在干嘛。我就说我自己的现状。她说你看你现在个人问题也解决了,待在团里你也没走,那你就好好干!她就让我每天练功、吊嗓,有时间就去她那她给我说戏。我又重新开始把专业再捡起来,她也一直带我。

我这个人个性有点被动,就是干什么事儿一定要有个人来推一把,但我认准了一个事儿我又是特别认真的。从2003年开始往后十年,我每天早上就去团里练功,剧院所有人都知道,练功房里如果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夏芬。

从有过抗拒到真心地投入

“悲迓腔”里是楚剧大学问

记者:20年楚剧生涯有起有落,最终选择回归的你演了那么多传统剧目,又在重大新编楚剧项目里担任女一号,你觉得现在你是怎么理解楚剧的?

夏芬:有一段时间里,我跟很多人一样,也认为楚剧太土了、太俗了,对这个剧种有过偏见。比如我们楚剧的“悲迓腔”,有些人说像“哭丧”,我内心也会抗拒,不想用心去学。但后来真的投入进去才发现,这种认知是不全面的——我认为很土很俗的东西,恰恰是资深楚剧戏迷特别喜欢的,而且当后来我听到一些好的“悲迓腔”表演,同一段词用“悲迓腔”唱出来到底有怎样不同的魅力,我才觉得楚剧是有大学问的。

而且它里面承载是“乡情”,是湖北的地方特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好多次去外地演出、进京展演,已经在外地生活的湖北人听到“悲迓腔”是可以瞬间共鸣的。

一旦真正认识到楚剧的魅力,我的学习和吸收会比以前更有效,更主动,而且我们也在创新,比如《大哥大嫂》中间就有一段“悲迓腔”,它的旋律更丰满了,不像以前那么单调。

记者:现在除了演戏、演好戏,你还在为哪些梦想努力?

夏芬:现在其实也不能说楚剧就走出了低谷,就比如我们团,78级的演员们快要退了,那这个戏怎么往下传承?我们90级后面还有03级、16级,16级的孩子还在戏校念书。我就想把自己这一路走过来的经验告诉给他们,他们寒暑假会有集训,我就去盯他们练基本功。我总跟他们说除了练好基本功,学好剧目,最重要的还是文化课、多看书,因为任何艺术形式拼到最后都是拼文化底蕴,没有文化和有文化的演员在舞台上是截然不同的,有文化的人去理解、塑造人物往往更得心应手。

另外我也一直给他们“泼冷水”,楚剧是个小剧种,一个楚剧演员绝对不能就把自己放在楚剧这一片天地里。以前老师就跟我说,不要以为你在这个舞台上还行,你要跟其他剧种比,要不逊色于其他剧种。我就希望自己跟其他剧种的演员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时,我能够大气地表现楚剧的特色,我希望这些孩子们将来也能这样。

我其实是个比较冷静的人,有时候想想,这个年龄想拿“梅花奖”可能也不是太现实,那我就希望我能够在楚剧的传承方面,有一个“舍我其谁”的担当。

【纠错】编辑:admin
微信

Copyright ? 2001-202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